欢迎来到金融保险内参!
当前所在: 主页 > 政策风向 >

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交易银行抢滩者

  • 时间:2017-09-25 15:05
  •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 字号:

  专业的银行金融服务需要专业的抢滩者。

  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银行业所面临的内外部发展环境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整体经济增长节奏放缓,银行负债成本急剧增加,资产质量承压,利率市场化下的金融脱媒和利差下降持续加剧,互联网金融、直接融资加速发展。

  银行服务与企业、实体之间的脱节愈发严重,黏性降低、客户流失,公司业务的基石随之动摇。一方面,单纯依赖利差收入和粗放式规模扩张的传统业务模式正在失效;另一方面,市场不断成熟、企业需求多元化,对银行金融服务精细化管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受此影响,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业绩稳定、大放异彩的交易银行业务被国内银行业从国际借鉴而来,公司银行业务从单纯的以支付结算和贷款授信为核心,逐渐转变为向客户提供专业化的财资管理服务,部分银行甚至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内部改革,被赋予中国式内涵的交易银行部由此诞生。

  根据中信建投《交易银行:公司业务转型新趋势》一文的解释,交易银行是指商业银行面向企业客户并针对企业日常生产经营过程中发生的采购销售等交易行为而提供的银行服务,具体包括采购销售过程中的收付款服务和针对贸易过程的融资服务,而融资服务又包括企业自身的贸易融资和针对企业供应链企业的融资。

  在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中,供应链融资、国际结算及贸易融资、现金管理等交易银行业务均被国内银行家认为是公司银行业务的发展重点。

  不过,交易银行被认为是“新时代的公司银行业务”,并非某项业务的改良延伸或某几项业务的简单相加,而是银行管理理念和对公金融产品服务供给形式的全面转型,从“部门银行”转变为“流程银行”。例如新型交易银行相对传统模式理念提出了三个方向的转变:一是核心理念从“以产品为中心”转变为“以客户为中心”,从“提供单一同类产品”转变为“提供整体金融解决方案”;二是“新农夫之活”不仅求量更要求质,变被动为主动,从传统单一支付结算或融资服务向围绕交易链进行结算、融资、财资管理等全方位全流程的交易银行综合服务转变;三是“新思维+新技术”,通过流程优化和价值再造,提供更高效综合的金融服务。

  根据《投资者报》记者的研究和采访,目前国内明确提出或已进行交易银行转型的银行已有12家,以股份制银行为主,其中,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目前已自主在总行层面成立了专门的交易银行部,而此前曾有花旗团队的广发银行在前股东花旗银行的支持下也成立了环球交易服务部。

  集中式VS分散式

  受资源禀赋和历史条件的影响,国内商业银行加速进军交易银行的状态并不一样。

  “交易银行”一词在近年来出现的频率颇高,但具体怎么做,业界人士众说纷纭,各家银行也都有不同的尝试和做法,即便是在本报调查研究中已经开始相关转型的银行仍主要分为集中式和分散式。

  集中式以设立了专门部门为划分,但基于审慎调整交易银行组织架构的角度,也分为不同层级,目前主要有四种:一是将原有的贸易金融部、现金管理部等部门整合为总行一级部门交易银行部,例如在国内自主首创交易银行部、打造产业互联网雏形的招商银行。二是在公司部下面设立交易银行二级部门,例如中信银行,交易银行业务目前由公司银行部牵头管理。三是成立交易银行事业部。四是设立客户营销管理部,将传统业务部门弱化为产品部门,前两者的改革显性更强,力度更大,而后两者的改革则相对隐性。

  而分散式的处理则表现在虽然相关交易银行的业务都在运营,但仍有不同的部门管理,并未进行合并。对此,工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借鉴交易银行模式及理念,通过完善内部机制,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整合产品和流程,在以客户为中心的基础上,加强对公对私等多部门联动,实现对客全产品服务和银企共赢,但并未进行部门的合并。而提出过推进交易银行体系转型的农业银行目前的方式是总行在公司业务部内设交易银行板块,初步搭建交易银行业务组织架构,主要负责:制定全行交易银行业务体系规划和年度计划,建设交易银行业务制度体系;开展对公账户结算产品、现金管理产品(含全球现金管理业务)和供应链金融产品(含贸易融资业务)的研发、营销和推广等等,而中国银行则是2016年初在中银香港项下尝试设立了交易银行部,将贸易金融和现金管理两条产品线进行整合,探索发展中银香港特色区域性交易银行业务模式,为全行、全集团的业务转型试水。

  在普华永道的交易银行分析研究中,目前以工商银行为代表的国内大型银行凭借其国际化程度、规模体量优势、庞大对公客户基数在交易银行业务领域市场份额最大,以招商银行为代表的股份制银行是交易银行业务领域积极创新、改革转型的典范,而城农商行中除了少数规模较大、管理水平较高的上市银行在交易银行业务领域取得一定突破以外,由于自身诸多能力短板,其交易银行业务发展较为滞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