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金融保险内参!
当前所在: 主页 > 专题专栏 >

华塑控股贸易对手欠账9260万元 “阜兴系”魅影频现

  • 时间:2019-05-08 18:25
  • 来源中国金融信息网
  • 字号:

华塑控股日前公告,全资子公司上海渠乐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渠乐)近日就与上海友备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友备)买卖合同纠纷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上海友备支付货款9260.31万元及逾期违约金。由于上海渠乐在庭审前申请变更增加诉讼金额合计已超过1亿元,该案被移送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友备背景特殊,且支付违约时点与资本玩家朱一栋所掌控的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阜兴集团)案发时点接近。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作为公司开展大宗贸易业务的子公司,上海渠乐本身也存在大量疑点,且部分上游供应商及下游客户与阜兴集团存有一定交集。中国证券报记者就相关疑问向华塑控股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得回应。

贸易对手身份特殊

华塑控股介绍,上海渠乐于2018年6月4日至6月20日期间与上海友备共计签署电解铜《购销合同》十份,约定买卖电解铜共计1934吨,货款1.02亿元。交货数量以仓库提供的磅码单为结算依据,实际交货数量1936.7吨,货款共计1.03亿元。结算方式为电汇,按双方约定方式及日期交货。违约方按违约总金额的日万分之五向对方支付违约金。

前述货款上海友备于2018年6月13日支付1000万元,剩余货款尚未支付。华塑控股称,公司多次督促上海渠乐要求上海友备履行《购销合同》,并委托四川英特信律师事务所向上海友备发出《催款律师函》。之后,上海渠乐再次与上海友备电话沟通,上海友备电话回复将于2018年年底前支付该货款。截至起诉日,上海友备仍未履行《购销合同》,尚未支付货款为9260.31万元。

深交所今年1月曾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上海友备的基本情况,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以及其他可能或已经造成公司对其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华塑控股回复称,经自查,公司与上海友备不存在关联关系以及其他可能或已经造成公司对其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上海友备背景特殊,且支付违约时点与朱一栋所掌控的阜兴集团案发时点接近。天眼查显示,上海友备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邱鑫持股70%,张楷持股30%,且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楷参股公司众多,不过其主要合作伙伴为倪会有与朱明亮。其中,倪会有系上海友备的前任法定代表人。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调取大量工商资料发现,倪会有与朱明亮频繁现身阜兴集团旗下公司。更直接的证据来自常州钜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常州钜辉),倪会有担任常州钜辉法定代表人,邱鑫任监事。而常州钜辉正是阜兴集团成员企业。

上海友备于2018年6月13日支付1000万元,剩余货款尚未支付。而后续货款尚未支付或与阜兴集团东窗事发有关,该事件恰发生于2018年6月下旬。

贸易公司现蹊跷

除了上海友备与阜兴集团有染外,上海渠乐也存在大量疑点。

华塑控股2018年7月20日公告称,为全资子公司上海渠乐提供担保不足6个月的时间即将解除。公司表示,贸易业务自2017年初开展以来,虽有一定盈利空间,但其基本占用了上市公司全部资金。且贸易业务本身利润空间不大,业务质量不高,拟进行剥离。华塑控股披露的年报显示,上海渠乐2017年实现营收19.62亿元,占华塑控股全年营收的87.55%。值得注意的是,华塑控股剥离这个营收大户的时机恰与阜兴集团爆发危机时点相近。

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显示,上海渠乐成立于2016年10月26日,注册资本1.2亿元,但截至2017年底,上海渠乐实缴金额为0元。

耐人寻味的是,2017年9月底,在华塑控股为上海渠乐一笔不超过50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前,上海渠乐2017年前三季度的贸易收入已经超过11亿元。实缴资本为0元的上海渠乐如何实现11亿元的贸易额?梳理公告可知,华塑控股未向上海渠乐直接提供财务支持。同时,合并报表显示,2017年前三个季度末,华塑控股既无短期借款也无长期借款。

此外,华塑控股两家贸易子公司存在注册地不实的情形。上海渠乐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崇明区新海镇跃进南路495号3幢1088室,但跃进南路495号位于崇明岛南部的陈家镇,并非崇明岛北部的新海镇。且跃进南路495号地处乡下,周围都是农户住所。与上海渠乐同日成立的上海晏鹏,注册地址为嘉定区沪宜公路5358号1层J828室。该注册地址为上海申冈经济城,一楼企业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介绍,上海晏鹏的注册地在这里,但它是虚拟的。

上下游业务真实性存疑

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上海渠乐及其部分上下游,都或多或少与阜兴集团存有一定交集。

根据公告,2017年9月至2018年3月,上海渠乐向江苏佳磊采购了价值3.5亿元的货物。天眼查显示,江苏佳磊的股东为顾佳和顾正国,顾正国为江苏阜墨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总经理,执行董事。阜墨实业为阜兴集团成员企业。

财报显示,华塑控股2017年的第三大客户为上海枣矿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枣矿新能源),销售额为2.01亿元。另外,枣矿新能源持股的上海枣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枣矿投资)为华塑控股2017年的第二大客户,销售额为2.42亿元。上海枣矿投资2018年7月23日之前的最终受益人之一为李宗怡,李宗怡又是新疆国合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最终受益人之一,而新疆国合投资系华塑控股2017年的第四大客户,销售额为1.93亿元。这三位客户2017年给华塑控股合计贡献了6.36亿元的销售额。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枣矿投资在2018年7月23日发生变动,李宗怡控制的深圳升龙控股有限公司退出,公司注册地亦出现迁移。

巧合的是,在阜兴集团旗下意隆财富发行的广益精选私募基金一期到五期的推介材料中,项目的主要合作仓储机构之一为上海XX新能源有限公司。依据推介材料的描述,这家公司与华塑控股的客户枣矿新能源疑似为同一家公司。

除了客户存疑,供应商体系也疑窦丛生。第二大供应商上海冀峰卓兴贸易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宝山区上大路668号213J室,在此办公的公司为上海竞进新材料有限公司。第三大供应商上海希宝实业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桃林路18号A栋2401室,而24层只有隆润置业(上海)有限公司和上海尼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华塑控股向第一大和第四大供应商合计的采购额为4.42亿元,而对第二大和第三大客户合计销售额为4.43亿元。巧合的是,这两家供应商及两家客户的注册地址都位于上海自贸区。

一位专业报关人士表示,自贸区内两家企业之间的买卖不用走报关流程,但货物要在区内流动。理想情况下,上述两家供应商和两家客户可直接交易,不需要经过上海渠乐,既可免去报关流程,又能加速货物周转。

据了解,上海渠乐具备开展进出口业务的资质。但还要看这家企业有无电子口岸卡和海关商检有没有备案。如果这些都做好了,便可在自贸区内正常采购或销售。前述报关人士称。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取的财务数据显示,主营贸易业务的阜兴集团2016年营收暴增,2015年营收57.42亿元,2016年增至335.65亿元。一位上海资深投资人指出,贸易业务更像高频交易,2-3天便可完成一单,税负轻,资金流动快,做好套期保值,其实风险很小。交易应该是真实发生的。但朱一栋有大量的贸易公司或关联公司,不排除互相对敲的可能。朱一栋把规模迅速做大,主要还是想把财报做得漂亮。

阜兴集团前高管李欣(化名)直言,阜兴集团的贸易部可能就十几个人,他们当中大部分可能一个人会管好几本企业的流水、企业的网银、企业的证照,真实的贸易肯定不可能这样做。所以说,所谓的贸易部可能都是一些管壳公司的人。贸易公司经不起查的,一笔业务可以通过几个公司翻出几倍数据。不过,这个很难查到底,因为必须知道这批东西最后用在了什么地方才能查,否则加点价格减点价格就可以不断地滚动。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X